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花都特战狼王 第819章 沒兴趣

发布时间:2020-01-17 01:13:54

花都特战狼王 第819章 沒兴趣

冷锋开口,末了他眼中目光一沉,一字一顿的说道,“都给我听着,别挡我的路。我不管你们背后站着的是什么首长也罢,既然我有合法的通行证件,你们就沒资格拦我。”

“依我看你车里面肯定是藏着什东西,所以才抗拒搜车吧。”陈闯开口,他朝前逼近了过來,眼中的目光朝着冷锋开着的那辆吉普车看了过去,隐约看到了副驾驶座上调整座椅,躺着睡着的夜姬。

刹那间,陈闯脸色一沉,他喝声说道:“车里面还有一个人。我就说你为何抗拒搜车,原來车里面载着一个來路不明的可疑人物。给我上,确认车里面那个可疑人物的身份。”

那六名战士闻言后立即朝着冷锋这边合围冲了过來。

冷锋眼中闪过一丝残暴之色,他冷喝了声:“真是敬酒不喝喝罚酒。想找死那我成全你们。”

嗖。

话刚落音,冷锋已经疾冲而出,身形如电,携带着一股雷霆万钧的狂暴气势。

他怒了,他身为龙炎组织的教官,轮级别都可以跟飞龙特战队的张啸风少将平起平坐,他有着合法的通行证,这伙人也不知是那个部队,也不知是为那个军中大人物效力,居然借故要搜查他的车子,这让他忍无可忍。

车里面坐着夜姬,如若让这些人查到夜姬的身份,那此事的影响可能就大了,这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在于他身为龙炎教官,当初罗老可是给了他很多特权,说句不客气的话,他想要出去即便是横冲直撞,冲撞栏杆扬长而去事后也不会受到什么处罚。

对方这些人居然要搜查他的车子,这对他的尊威与身份是一种挑衅。

砰。砰。砰。

冷锋一冲之势迅猛如雷,他爆发出自身的极限力量,催动杀人之道的拳势,朝着那六名战士攻杀而出。

饶是那六名战士都经过了特殊训练,堪称是兵中强者,但面对着眼前这尊魔王教官,他们毫无招架之力。

冷锋双拳而出,将两名战士轰飞而出,他右腿横扫,将右侧两名战士横扫而飞,倒在地上口中溢血。随后右肘横扫,将前方一名战士的拳势截杀,连同对方整个人一起击飞而出。末了他施展反关节技,一手钳住了最后一名战士的咽喉,将他拎起來扔到了一旁。

吧嗒。

骤然间,一声手枪上保险的声音传來,陈闯掏出配枪,拉开保险,枪口直指冷锋。

场面冷了下來,四周的空气仿佛凝固了般,有股极为压抑沉重的气氛。

陈闯持枪指着冷锋,他右手食指扣在了扳机上,黑*洞的枪口直指冷锋,一股肃杀的杀机在弥漫着。

冷锋缓缓转身,他盯着陈闯,眼中的目光平静如水、波澜不惊。

他很平静,仿佛陈闯指着他的并非是一支枪,而不过是一件废铁罢了。

熟悉冷锋的人都知道,他越是平静,就越是恐怖,滔天的怒火与深沉的杀机都掩藏在他那极度平静的外表之下,一旦爆发而出,必然是山崩海啸般的恐怖骇人,到了那个时候,事态将会一发不可收拾。

“你胆敢用枪指着我。”冷锋开口说着,声音宁定,毫无波澜,但越是这样的平静,无形中带给陈闯的却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沉重压力。

陈闯自身也不知道这股压力从何而來,按理说他持枪在手,他占据了绝对的主导权,那理应是冷锋感到沉重的压力才对,怎么对面这个该死的家伙一脸平静显得云淡风轻,而自己却是被一股无形的压力包围,甚至开始冒出冷汗。

“你胆敢出手伤人,打伤首长的护卫,你可知道这是什么罪过。别说用枪指着你,就算是我开枪也是合乎情理。”陈闯冷冷说道。

“是吗。那你为何不开枪。你敢开枪吗。你开啊,有种你他*的给我开枪啊。”冷锋开口说着,他一步步的朝着陈闯走过去,身上的气势悉数爆发而出,如同一尊沉睡着的远古巨兽在苏醒,散发而出的那股威压厚重如山,朝着陈闯碾压而去。

“你、你别逼我,给我把双手举起來。否则别怪我不客气。”陈闯怒吼,他看着冷锋一步步逼近过來,他竟是不由自主的在后退着。

“这个世界上,胆敢拿枪指着我的人都已经死了。”冷锋说着,眼中的目光锐利如刀,紧盯着陈闯。

“你以为我不敢吗。你别逼我。。”

陈闯怒吼着,然而他话还未说完,突然间只觉得眼前一花,眼前的冷锋身形一闪,掠起了一道残影,紧接着一阵锐风席卷而至。

陈闯心中大惊,手中的枪变幻方向,骤然间一只刚健有力的手猛地钳住了他持枪的手腕,接着朝上一托。。

砰。

那一刻,陈闯扣动了扳机,但枪口朝上,子弹也射向了上空。

呼。

冷锋疾冲而至,他右手扣住陈闯持枪手腕,接着他左手一拳朝着陈闯脸面轰杀过去。

陈闯也不愧是一名军中强者,他左臂瞬间横档而出,招架住了冷锋这一拳。只不过那瞬息间,冷锋的右腿已经横扫而出,携带着一股千钧之力横扫向了陈闯的腰侧。

陈闯感受着从冷锋身上爆发而出的那股力量,他脸色为之苍白,他奋力出腿,抵挡向了冷锋这一腿,却是震得他气血翻腾,右腿更是传來阵阵刺痛之感。

而这时,冷锋眼中目光一寒,有着杀机呈现,他扣住陈闯持枪手腕的右手猛地施展出了反关节技中的三段折。

陈闯的手腕、肘关节、肩关节瞬间被冷锋钳住,接着冷锋猛地发力。。

咔嚓。咔嚓。咔嚓。

三声极为刺耳的骨折声传來,陈闯的右臂悉数尽折,折成三段。

砰。

接着,冷锋一记势大力沉的膝撞,将陈闯整个身体撞飞而出,口中咳出了一口口猩红的鲜血。

冷锋寒着脸,朝着陈闯走了过去,陈闯口中干咳着,挣扎着想要站起來,却是被走过來的冷锋一脚踩下了他的脸面,将他整个脑袋重重的踩在了地面上,隐有骨折声传來,像是下颌骨被踩断了。

郑州市骨科医院
上海浦东新区迎博社区卫生服务站怎么样
东莞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济宁市治牛皮癣医院
乌鲁木齐治白癜风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