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逆天龙尊 第868章:差点气死

发布时间:2019-09-25 18:46:33

逆天龙尊 第868章:差点气死

这次阴阳大尊已经说了,只要能帮他凑齐通天宝图,就赐给岳兴霸一批天地圣果,让他一步登天,晋入一重小仙尊的大秘境,这个许诺刺激的岳兴霸跟一头疯狗似的,特别兴奋,特别卖力。

他自恃身后靠山强大异常,居然毫不客气的冲着妖族小仙尊,虎战天叫嚣起来,一番跋扈凌人的话语,差点把虎战天气昏过去。

“什么?你你你……小兔崽子,你一个小小的金仙,竟敢压迫本尊向你下跪,简直找死,找死啊……”

猛虎剑尊虎战天气急败坏的怒吼了起来,如果光听他的怒气冲天的声音,很可能会判断他不顾一切扑向岳兴霸拼命,可是令人意外的是,他居然在怒吼震天之际,突然急转身形,一拳打碎一条虫洞,抬步就想逃走。

没办法,刚才岳兴霸释放的那股封印能量,根本不是他一个小仙尊能够对抗的,他还能清晰的感应到岳兴霸识海深处那股惊人能量的微弱波动,知道并非只是那么一击之力,扑上去只会自取其辱,为今之计,便是走为上策,保住他那块通天残图,逃走之后,再去找他妖族的一些大仙尊,共商寻宝大计。

“哪里逃……”

岳兴霸何等阴险狡诈,早就防着他这一手呢,骤然催动封印能量,唰的一声,一道黑白神光,从他天灵盖上激射而出,快的令人目眩,朝着一脚跨入虫洞之内的猛虎剑尊虎战天只一刷……

“蓬!”、“哇啊……”

一声气爆轰鸣骤然炸起,混杂着一声凄惨无比的惨叫颤音,秦霜就看到,猛虎剑尊虎战天的半截儿仙躯,竟然被那束黑白神光一刷刷爆,血肉崩飞中,一块残旧的虎皮卷从血雨中震飞了出来……

而此刻,虎战天的另一只脚,也踏入虫洞之中,半截儿血肉模糊的妖躯唰的逃窜到虫洞深处,对一位小仙尊来说,无论受多重的伤,只要虚拟神格不碎

逆天龙尊  第868章:差点气死

,逃过眼前死劫,都能恢复过来。

“哼,跟本少玩心眼,你还嫩点……”岳兴霸不屑一顾的冷笑着,伸手便抓向那块血迹斑斑震飞中的通天残图……

眼看他就要抓住那块残图之际,那块残图忽然一斜,居然诡异万分的从他的掌心前飞了出去。

不光如此,就在那块通天残图陡然斜飞的同时,岳兴霸、白发剑魔、纯阴老祖、纯阳道君体内携带的四块残图骤然被一股势不可挡的异力吸引,猛地飞了出来,化作五道流光,闪电般激射向了远方……

这一幕邪门的景象,简直猝不及防,岳兴霸四人正值即将得到一块新的残图,心头大喜之际,万万没想到,这个时候,居然会横生变数,不仅新的那块残图要失去,就连他们身上携带的四块残图,也冷不防被人一股势不可挡的大力,陡然吞吸剥离出他们的本源洞天,强行破空摄去……

四人这一惊,当真是心胆皆寒,而岳兴霸急抬头,他就看到,距他数千米之外的虚空之上,一道熟悉的身影大手一伸,五块残图便纷纷落入他的掌握之中。

“秦霜,你个畜生啊……”

岳兴霸一眼便认出那人是谁,他简直气炸心肺,怒吼声中,不顾一切便催动体内那股封印能量,竭尽全力骤然刷了出去。

轰隆!一束黑白神芒刷爆虚空,摧枯拉朽般的激射向秦霜之体。

“哈哈哈……”

长笑声中,秦霜的身影,像是魅影般突然从原地消失,那股阴阳神芒的确强大而恐怖,但它毕竟是一道封印的能量,并非真正那位阴阳大尊面对面亲自攻击秦霜,它是被岳兴霸意念驱使的,而岳兴霸跟秦霜之间的修为差距,简直萤火虫跟皓月媲美亮度,更何况秦霜出手的同时,早就提防着他那道封印能量的猝击呢……

毕竟秦霜亲眼目睹到猛虎剑尊虎战天惨遭那道黑白神芒猝然重击之下,血肉崩飞的惨景,他怎么可能重蹈覆辙呢?

“岳少小心……哇……”岳兴霸的身后,倏地传来白发剑魔三人的惊呼声,显然那秦霜不知以何神通,居然能在这么快的时间内,闪烁到他的背后,可是不等那三人提醒的话说完,惊呼声便紧接着想了起来。

岳兴霸被秦霜暴露出的惊人力量,吓得面色剧变,兔子般的朝前猛地一蹦,唰的转过身来,便看到他的三个手下,白发剑魔、纯阴老祖和纯阳真君,被秦霜一只巨大的能量大手牢牢的攥着,举了起来,而秦霜的脸部,朝着他森然一笑!

“噗嗤!”三大黑道顶尖儿的金仙,便被秦霜活活的捏爆成一蓬怒炸的血雾了!在秦霜强大仙尊力量的禁锢下,三大金仙,根本没有还手反抗的余地。

“你你你……你怎么成长到如此恐怖的程度?”岳兴霸差点被秦霜可怕的力量惊得眼球炸裂,极度震撼之下,他说话都不由自主的结结巴巴,话都说不完整了,想起两人之间的旧账,他就一股绝望之气从脚底板窜上脑门顶了。

“你修炼突破的也不慢嘛,岳兴霸,你跟我屡次作对,今天,你的末日到了!”秦霜背负双手,拿看死人的眼神,冷冰冰的盯着他。

岳兴霸扭头便逃……

嗡!骤然间,气流一滞,岳兴霸的身形,便被秦霜大手遥遥一抓,一股滂沱大力,便把他牢牢束缚住了。

“想逃,岳兴霸,在我面前,你就是个渣儿,还能逃到哪儿去呢?”秦霜哈哈长笑着,缓缓飞了过去。

他嘲讽的话,他蔑视的笑纹,落在岳兴霸耳中,眼中,简直就是对他最大的羞辱,他就觉得这一刻,他就像是一块摆在秦霜案板上的待宰的鱼儿,秦霜想什么时候下刀,就什么时候下刀;又像是被秦霜这只大猫抓住的一只小老鼠,居然不急着一巴掌拍死他,还戏弄他,简直气的他几乎要疯了。

秦霜扬起大手,正要像拍死一只苍蝇那样,活活拍死这个宿敌,突然一股危机油然而生,他前飞的身形倏地停了下来。

轰!岳兴霸的头顶上空,大片虚空崩裂,一只能量大手轰的一声便闪电般抓了下来,刹那间便把秦霜的禁锢空间被摧枯拉朽震碎了,一把抓住岳兴霸头顶的长发,嗖的一声,便把他提了起来,缩向那块破碎的虚空深处。

“主人,主人,六块通天残图,都在秦霜那小子手中,攻击他,杀了他,六块残图就归主人所有啦……”

岳兴霸立刻便明白被谁所救,他像是一头缓过气来的老鼠,又像一条还了阳的死鱼,竭斯底里的嚎叫起来,他想借他背后主人之手,铲除这个成长到让他恐怖的敌人,一则泄恨,二则完成任务,他就能得到一批天地圣果,淬炼体内仙血为半神之血,朝着一重仙尊秘境迈出关键一步……

“先让那小子得意一时吧,本尊正处于闭关,恢复体能的关键时刻,并且本尊计算天机,跟通天秘藏无缘,另有新的机缘出现……”

虚空深处,一个威严而冷峻的声音,雷鸣般的传了下来,说时迟那时快,轰的一声,岳兴霸消失在苍穹深处不见了。

“刚才出手救岳兴霸的,便是阴阳大尊吗?”秦霜心底那股突然涌现的危急之感,渐渐消弭,他仰望着岳兴霸消失的方向,喃喃自语,难怪刚才突然心生警兆,原来是预感到不知藏身何处空间的阴阳大尊突然伸手,前来搭救即将被他一巴掌拍死的岳兴霸。

从刚才那股可怕的危机之感推断,那阴阳大尊的修为,要比秦霜高很多,此人号称“大尊”,而非一般的“尊者”、“仙尊”,秦霜隐约感到,极有可能在太古时代,跟那位“无量大尊”的地位差不多,说不定也是一尊神祗麾下的诸多仙尊之首,不然是没有资格封号“大尊”的,只不过,他麾下的尊者究竟有多少,那就不好说了,三五个仙尊也可称大尊,十几个或数十个仙尊也可称大尊的。

“难道在通天秘藏应劫出世的同时,还有其他宝藏要出世吗?”

刚才那阴阳大尊短短一句话,却蕴含着深刻的含义,他居然能在闭关之中,感应到岳兴霸遭遇生命危险,及时出手救他走人,又能计算出跟通天秘藏无缘,甚至还能算出跟其他宝藏有机缘,这就说明,应劫出世的不仅仅是通天秘藏这一座,极有可能还有其他不为人知的古藏要应劫出世……

“六块通天残图到手,我要合六为一,强行召唤第七块残图主动飞来,这个秘法,本来就是岳兴霸述说的阴阳大尊传授的,不知灵不灵,可行不可行,先试试再说!”

秦霜不再想那么多了,大乱之世,机缘众多,各人有各人的缘分,不可能无数机缘集于他一人之身,他还是先想办法找到第七块残图为上策,那样就能按图索骥,找到通天秘藏的入口,在这越来越乱的浩劫乱世,能掌控一座太古秘藏,就等于掌握了化神的先机!(未完待续。)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看病费用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费用贵吗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住院费用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治疗费用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有医保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