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九幽大帝 125 祭坛下的暗河

发布时间:2020-01-14 18:12:11

九幽大帝 125 祭坛下的暗河

明亮的洞口在视线内越來越小,兰牧和吴三一起向洞窟深处坠落,从耳旁吹过的疾风带來一丝湿气,好似洞内刚下过雨一样,

兰牧努力想要转过身体,却“噗通”一声掉进冰冷的河水内,冰凉河水倒灌口鼻,让毫无准备的兰牧猛呛两口,

不一会儿,兰牧就沉到了河底,憋着气四处张望,除了不断落下的石块,根本找不到吴三的身影,且湍急的河水丝毫不给兰牧驻足机会,推着他不断向下移动,片刻间就冲出十多米远,

兰牧沒想到祭坛下面竟然还有一条这么大的暗河,在水中用力蹬腿,冒出水面,贪婪的大吸两口气,吼道“吴师兄,”

然而,黝黑的地下河道,除了水流撞击岩壁发出的声响,沒有任何回音,

很快兰牧就不顾上吴三了,河床一直在向下延伸,坡度越來越陡,水流也随之加快,兰牧已经很难保持身形,只能任由湍急的河水将他冲向前方未知的黑暗,

暗河宽约四米,水深最少也在三米以上,越是下飘,两边空间就越是狭小,好似前方张着一个喇叭口,在不停吞噬暗河一样,

在暗河起伏间,水波力量越來越大,兰牧几乎难以自主,只能勉强将头部露出水面,看着眼前波涛溅起的浪花和无尽的黑暗,兰牧的心越來越焦急,被暗河冲到地底深处,很有可能就再也无法回到地面了,

忽然在他挣扎间后衣领一紧,被一股大力给提出了水面,

“李师弟,快抓住石墩,”黑暗中响起吴三吃力的喊声,

兰牧如波涛中的浮萍,抓住一线生机,一把抱住了身前冰凉的石墩,用力在湿滑的石壁上蹬了两下,踩掉一片绿苔,终于爬上了一块较为平整的石台上面,

兰牧趴着吐出几口苦水,看到吴三脸色发白的倚在一座石雕旁边,一颗提着的心终于落了下來,在暗河激流中他们俩沒有失散,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吴三颤抖着双手从储物袋内取出一堆干柴,堆在石台一角,用火折子点了起來,

随着火堆越烧越旺,温亮的火光驱逐周围黑暗,兰牧终于感觉到了一丝暖意,发白的脸颊稍微浮起一丝血色,

兰牧沒想到吴三会在有限空间的储物袋内装上一堆干柴,不是像他那样装满食物、装备和灵丹,这就是两人在经验上的差距,也是老辈人智慧的体现,

兰牧借着火光靠近吴三,想要检查吴三身上的伤势,却被吴三摇手拒绝,

“让李师弟见笑了,原本是受人之托來照顾你们,结果到头來让你救了我一命,还连累你和我一起掉进这鬼地方,真是惭愧,”吴三叹气道,

“吴师兄不必自责,突然被一大群骨鸟围攻也不谁都能够预料到的,”兰牧想到那次如果不是突如其來的一记精神攻击,将所有骨鸟的魂火全都熄灭,恐怕他就要将命留在那里了,

兰牧想起了还在野人部落营地内的大黑鸟和柳玲,不由担心起來,但想到他现在自身难保,竟然还在担心其他人,不禁摇了摇头,

兰牧坐到火堆旁开始脱掉身上的衣服,暗河水流十分冰冷,在这种阴冷的环境下如果穿着湿衣服,只会加速体能的消耗,

吴三费力的坐了起來,从储物袋内取出一粒小黄丹吞服下肚,盘膝静气打坐,随着药力散开,吴三脸色渐渐好了起來,虽然还有些苍白,但也算是精神许多,

“李师弟,刚才你闯进部落祭坛时,我好像看到你身后跟着一头怪龙,你怎么会让那鬼东西盯上,”吴三睁开双眼问道,

兰牧换好干衣服,在火堆旁烤着湿漉漉的衣服,说道“和吴师兄失散后,我和柳玲被几名同门给救了,之后又越到了偷袭的赤血宗弟子,在打斗时那头黑绿怪龙突然出现,追了我一路,能够找到那个部落也算是个意外,”

老头吴三点了点头,虽然兰牧说的十分简短,但他已了解事情的大致经过,

“你们遇到的那头怪龙是这片迷雾森林的霸主,拥有筑基期的实力,不仅皮糙肉厚,攻击力还高,喜欢吃鲜美的活人,但它个弱点,那就是这头怪龙有洁癖,从不吃死尸,只对会动的东西感兴趣,”

吴三顿了一下说道“当初你们遇到它,如果能在第一时间内趴到地上,屏住呼吸装死,十有**是能够躲过一截的,”

兰牧心中一奇,竟然还有这么简单的方法,那头黑绿怪龙体格颇大,竟长了个狗熊的脑子,不吃死人,但是一般人遇到那样狰狞的怪兽,恐怕第一个反应就是逃跑,谁又会留下來装死,堵那十分之一的霉运不会落到自己头上,

兰牧相信就算再來一次,他还是会选择逃跑,在一头庞大怪龙面前装死,兰牧可沒有那么大的心,

“对了,刚才你说你遇到了同门,四个炼气十层的人一起行动,这倒是挺少见,不知会是哪些家伙,”吴三身体稍微一好,就迫不及待的取出烟杆,对着烟嘴嘬了起來,十足的一个老烟鬼,

看着吴三飘飘欲仙的吐出一口青烟,兰牧轻笑一声,道“吴师兄这烟丝里面放了一点小兰花吧,”

吴三闻言一愣,诧异道“莫非李师弟也好此中之道,”

兰牧摇了摇头,道“我爷爷和您一样,都离不开这个烟袋锅子,尤其最爱在烟丝里面掺点小兰花的粉末,您还是少抽点吧,对身体不好,”

“呵呵,像我们这种老烟鬼,要是离开这烟锅子,就算丢了半条命,这辈子是不可能戒了,要知道,我们抽的不是烟丝,而是烦恼,想必你家老头子也有很多烦心事,每个烟袋锅子后面都有一件曲折的故事,”说着吴三高深抬手指了下发红的烟锅,不知意指何处,

兰牧干笑两声,沒想到抽个烟锅子还能让吴三说出这么多道理,但想到常常愁眉叹气的爷爷,似乎他又无法反驳什么,

随后兰牧将遇到赤血宗弟子和姚静等人的事情说了一遍,令他有些意外的是,吴三听后一直沉默不语,许久之后才轻叹一口气,落寞望向石墩下激流涌动的暗河,浑浊的老眼里一片迷茫,

兰牧不知吴三这是怎么了,便沒有继续说下去,而是打量起周围环境,

借着火光,兰牧将周围事物收入眼底,四周岩壁较为平整,虽然不是很清楚,但依稀能够辨别出一些人工开凿的痕迹,沒想到这条地下暗河竟是人工开凿出來的,至于这条暗河是何时何人修建,用于做什么,就不是兰牧能够知道的了,

这条暗河沿着河床一直流淌到地底的更深处,暗河两侧每隔十米就摆放着一座石雕,其形态皆为人形,只是他们的动作看起來有些怪异,这些石雕人物都是跪姿,双手束于背后,头部下垂,看上去像是引颈待戮的模样,

从他浸泡在暗河中的时间和水流速度判断,一路飘下來他已经路过了近百座石雕,兰牧不禁想到光是暗河就造了如此规模的石雕,那这条暗河的尽头又会是什么,

兰牧将他的想法和吴三说了一遍,吴三皱着眉头取出一个兽皮地图平摊在石台上,用粗老的双指不停在上面笔画,像是在确定某个位置,

兰牧低首望去,兽皮上面映画着正是血炼之地的地图,看其范围几乎有半个燕国大小,不由暗惊了一把,真不知道吴三是如何探明这么大一片区域,并绘制成详细地图,兰牧深知这么一副地图的价值,如果放出去绝对会引发一起血腥争夺,

吴三眯着浑浊老眼,端详半天,最终取出一块黑炭在一片密林的中心画了个祭坛模样,又在祭坛下方画了三道水纹,全当地下暗河,

吴三指着新画的三道水纹,说道“这就是我们现在的位置,祭坛正下方的暗河,如果我沒估计错,顺着暗河的流向看,这条暗河应该是笔直通向这里,遗迹之城,”

兰牧的目光顺着吴三手指一直向西移动,最终停留在一座城楼模样的图案上,

“这里是什么地方,”兰牧问道,

“遗迹之城,血炼之地最神秘的地方,上面不满各种禁制,大小杀阵层出不穷,是所有探险者的墓地,”吴三抬起头看着兰牧,一字一句道“但那里也是机会最多的地方,炼制筑基丹的几味主药都能够在那里找到,甚至有人在那里面看到过三级灵药,”

兰牧目光一凝,二级灵药就能够炼制筑基丹,三级灵药可是对金丹期强者都有效的珍品,兰牧心中有些期待,不知在那里能否找到能对灵魂有用的灵药,用以唤醒沉睡在天魔甲内的破军,

“李师弟,你身上有灵剑吗,哪怕是下品灵剑也行,我在被那些原住民捉住时,灵剑丢失在了迷雾森林里,”吴三问道,

兰牧取出了那柄被他当作切肉刀的灵剑递给了吴三,吴三接过看到灵剑上面的裂纹,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行,剑身受损,不能当飞剑使用,你还有其它能够承载两人重量的飞剑吗,”

兰牧摇了摇头,指着双拳上的绷带,道“我是体修,”

吴三叹气道“看來咱俩想要按原路飞回去是不可能了,只能搏一搏沿着暗河往下走,希望能够找到离开这里的路,咱们不急着走,先在这里好好休整,那些原住民可把我给修理惨了…”

吴三说到一半忽然收住了声,下巴微张,脸色发白的望向一旁暗河,眼神中透露着惊惧,似乎是看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

兰牧转首一看,顿时惊的一股寒气直冒头顶,眼皮狂跳,只见空无一物的湍急暗河上,不知何时开始飘起一具具浮尸,好似过江鲤鲫,随着波涛上下起伏,

深圳远大医院挂号
郑州国医堂医院夏月荣
常德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
清远治疗卵巢炎费用
衡水重点男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