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法学教授跪地请愿 谁的土地?

发布时间:2019-12-05 09:10:42

核心提示:2012年岁末,对于从事了大半辈子法律工作的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教授刘景一来说,他过得“很郁闷、很揪心”。特别是“跪地请愿”之后,他无形被卷入舆论风暴之中。

2012年岁末,对于从事了大半辈子法律工作的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教授刘景一来说,他过得 很郁闷、很揪心 。特别是 跪地请愿 之后,他无形被卷入舆论风暴之中。

无奈 跪地请愿

事实上,这一切都要从一起长达22年的行政侵权案说起。

2010年6月21日,三亚市原羊栏镇农场原场长吕谦及其他共8 名农场职工向三亚市城郊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状告其侵占农场25 5亩土地,侵犯农场自主经营权。

根据村民起诉内容,1958年 月,由当时县政府决定成立了 羊栏镇农场 ,农场属自负亏盈、自主经营的集体所有制农场。而关于农场的性质及经营方式,吕谦补充说, 在1966年,当时的羊栏公社曾正式下文清楚说明 ,并表示在 三亚市档案馆查阅过当年的文件 。

到1991年,经过 年的努力,农场已经开垦出生产基地25 5亩土地,并种植经济作物8万株。但在当年4月,当地镇政府要求吕谦在一份交出农场经营权的文书上签字,吕谦认为这需农场职工集体讨论同意,拒绝签字。第二天,吕谦被撤职并留党察看两年(但未有任何书面文件),由镇政府指定的农场承包者张伟被任命为场长。而后因张伟多月发不出工资,农场职工陆续回家。

自1991年由当地镇政府指定农场承包后,直至2010年起诉,原羊栏镇农场8 名农场职工在长达19年里,失去农场的自主经营权。随后,这8 名职工及150余名家属在无奈中走上了20余年漫长的维权路。最终以一纸诉状将镇政府告上了法庭。要求镇政府归还土地经营权。

2年与20年之争

2010年10月15日,三亚市城郊人民法院认为羊栏镇农场职工在认定当地镇政府自1991年4月开始侵犯经营自主权,而未能在最长5年起诉期限内提起诉讼,超出起诉时限,最终对羊栏镇农场职工的诉求依法裁定驳回。

此后的2011年10月28日,城郊人民法院二审裁定维持一审裁定结果;2012年9月12日,三亚市人民法院终审裁定,维持一、二审裁定结果。

对此,该案代理律师,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教授刘景一指出,法院在裁决定上适用法律的条文是《行政诉讼法解释》第41条,而这一条是针对普通行政侵权的。第42条规定:对涉及不动产的具体行为从作出之日起超过20年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本案 涉及不动产 ,第42条是专门的 特别规范 ,基于 特别优于普通 的法律适用规则,必须优先适用。

而对于2年还是20年的诉讼时效之争,三亚市中级人民法院亦有自己的观点:根据原告吕谦等8 人的一审诉状和上诉状陈述内容可以看出,原告早在1991年就知道农场土地被 镇政府侵夺 的事实,也在1991年就知道 镇政府侵夺其农场土地所有权 的具体行政行为,所以不能适用《行政诉讼法解释》的第42条关于20年最长起诉期限的规定。

刘景一则认为其 就是在玩文字游戏 。

村民诉求是否合理

201 年1月16日,三亚市凤凰镇政府新闻发言人王瑞安在接受采访时,首度公开回应称 村民的诉求不合理 ,并一再强调 吕谦等8 人是村民,并非农场职工 ,无权对农场土地权属有所要求。

据一份由凤凰镇综治办、司法所共同起草的《关于吕谦等8 人起诉凤凰镇政府要求得到赔偿的情况汇报》材料显示,凤凰镇政府认为 羊栏农场是计划经济时代下的一个集体经济产物。农场大部分职工是各村委会抽调村民组成,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职工,羊栏农场也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国营农场,应该是政府管理的一个经济组织 ,并以此否定吕谦等8 人以农场职工身份维护合法权益的权利。

由吕谦等8 人提供的多份材料显示,这8 人中,都服务于羊栏农场,与农场形成了事实劳动合同关系。而羊栏农场又是一个 自主经营、自负盈亏 的集体性农场。

记者也了解到,凤凰镇政府在1999、2001、200 年与一家名为八海里旅业有限公司签订其中250亩土地联营协议时,也并未征得该块土地的村民集体同意。在这份材料中,凤凰镇政府也承认 少部分人是落户在羊栏农场的集体户口上 ,但当记者追问有多少人时,凤凰镇政府新闻发言人王瑞安称 正在梳理,还不掌握情况 。

虽然凤凰镇政府多次强调吕谦等8 人 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农场职工 ,但令人费解的是,200 年前后,三亚市公安局、民政局却为农场生活工作的陈沛林及其家属发放了崭新的户口簿和门牌,户籍地址登记为:三亚市羊栏镇机关三亚农场宿舍4号,门牌号为:凤凰三亚农场。

小孩睡觉出汗
婴儿感冒药
康缘药业中药提取新工艺
儿童止咳药大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