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烘云托月 022.奇怪的黑衣人

发布时间:2020-01-16 14:15:30

烘云托月 022.奇怪的黑衣人

龙太见龙爷什么都没有说,他也只能静静地站在那里。

一只蚊子从龙爷的头上飞过,‘嗡嗡’的声音令他心烦,他不耐烦地挥手躯干。

‘嗡嗡’的声音立刻变成争扎的声音,龙太抓着蚊子的腿,蚊子还在拼命的想逃跑,龙太的手一松,蚊子立刻飞走了。

龙爷睁大了眼睛问:“是不是刚才飞舞的蚊子在你眼睛里静止不动的。”

龙太想了想说:“它是停在我眼前啊,我一伸手就抓住了。”

龙爷深深地看了一下龙太,拿过边上几张报纸,摊在地上,“你坐下来。”

龙太茫然地根据他的要求坐了下来,由于纸张不是很大,自然的盘起双腿,像一个打坐的和尚。

龙爷:“你闭起眼睛用心去看,你能够看到什么?”

龙太仰起脸看着龙爷说:“你不是在耍我吗?闭起眼睛能够看到什么呀?肯定是漆黑一片。”

龙爷严肃道:“按照我说的去做。”

他不得不按照龙爷的指示,闭起眼睛。

龙爷轻声地说:“把眼睛闭起来,心里却很想看什么东西,但是眼睛千万不要张开,你告诉我,你看到什么?”

龙太本身是不得以为之的,可当真的闭上眼睛,心里想看什么的时候,他竟然看到东西,真的不可思议,他从来没有这样过。

龙爷见龙太的脸色露出好奇的神色,于是轻声问:“你看到了什么?”

龙太也轻声说:“真的有呀,出现好几次,有的像浩瀚的太空,空旷而又繁星点点,有的好像只是眼前的一张简单的图案,就在眼前。”

龙爷:“这些图案有什么特点?”

龙太:“很清晰很清晰,比平时看到现实中的东西还要清晰很多,就好像三维图像,现在的图案是交叉的编织图案,好像能够看见缝隙里细小的尘埃一样。”

龙爷点了点头,而龙太似乎沉浸在那些图案中,连眼睛都舍不得张开。

当他感觉到门被推开,一个黑衣人走了进来,但是龙太感觉这个黑衣人并不是刚才的那个人,他张望了一下,龙爷已经不在。

龙太被黑衣人带走。

龙爷走到关押龙晓芸的房间,那是一个独立的房间,里面有床有被子,龙晓芸的腿上套了一个脚环,是一个定位系统。

那时候监狱并不多,只要不伤害别人的生命所犯的错不需要进监狱,只是在腿上固定一个定位,警方能够随时掌握你的运动方向就可以了。

龙晓芸见龙爷进来,开始有些惧怕,但是一会后却感觉黑衣人有着温柔的一面,龙晓芸这些感觉是和在莱克多年相处中得到的。

龙爷看着龙晓芸的脚环说:“暂时给你管制一年的时间,或许可以提前取掉,但是学校已经不再接受你了。”

龙晓芸心里一阵难受,感觉自己都快哭了起来,龙爷安慰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万事可以想开点,龙五已经超越开光的级别,可他现在上的是筑基的课程,他可以教你。”

龙晓芸不敢相信地问:“你怎么知道他已经超越了开光级别。”

龙爷内心很是心悦,不自觉地做出了捋胡子的动作,当抓不到胡子的时候,立刻感觉到自己的失态,“这些不需要你知道。”

龙晓芸兰心蕙质,刚才黑衣人这个动作很奇怪,她背过身去,模仿龙爷刚才的动作,立刻想到那个头盔里面一定有胡子。

龙爷接着问:“龙五应该是穿越之人吧?”

龙晓芸不敢看龙爷的眼睛,虽然看不到他的眼睛,心里却在想,这个人是什么人,怎么知道龙太是穿越之人?

她慌忙说:“你说什么?我不懂什么是穿越之人。”

龙爷一挥手,眼前出现透明悬空的显示屏,他找到一个视频文件打开,画面出现出现两个人坐在一起喝酒,其中一人的脸上打着马赛克。

龙晓芸看到画面上清晰的那个人,眼泪喷薄而出,虽然父母死的时候自己尚小,但是她看到那个人就是自己的父亲。

龙爷说:“这是我和你父亲在一起,那时候你父亲是我的手下,他接受我的一项秘密任务,他的任务差不多完成了,但是遭到对方的追杀,造成失火的场面,一直成为悬案。”

龙爷把声音调大。

龙政通说:“队长,跟着你算是我的福气,假如有来生,我还是做你的手下。”

队长:“好,我也很自豪有你如此干练的手下。这次任务完成给你放个大假,你带着老婆孩子到处去游游。”

说到孩子,龙政通似乎很是兴奋:“队长,我那孩子真是聪明,别人都说不好看,我自己却怎么越看越喜欢。”

队长说:“俗话说得好啊,子不嫌母贫,母不嫌子丑,孩子健健康康就好了。”

龙政通:“说实在的,队长,要是我有个三长两短的话,我拜托你一定要照顾好我的老婆孩子。”

队长:“呸,呸,呸,你说的是什么话,快点吐几下。”

龙晓芸看到父亲真的连续吐了几下,觉得自己的父亲太可爱了,不禁含泪笑了起来。

视频在两个人手挽着手的镜头中结束,两个人挽起的胳膊上都有一样的刺青。

龙爷挽起袖子,让龙晓芸看了看。

龙爷说:“当时那些人知道是你爸爸在调查他们,就到你家威逼你爸爸说出调查他们的原因,你爸爸什么都不说,于是那些打晕你的父母,然后防火想毁尸灭迹。”

龙爷轻叹了一口气:“当时他们忽略一个很重要的环节---就是莱克,他们的行径都被莱克储存在大脑中,可惜的是看不出行凶人的真面目。还好你当时躺在一个小箩筐里,是莱克机智地用他的头上一杆铁把你从着火的房间里挑出来。”

龙晓芸立刻问:“莱克呢?他怎么样?”

龙爷说:“这些年莱克怕说出这些,你会冲动地自己寻找凶手,他要保全着你父母唯一的血脉,所以一直忍辱负重,直到你们答应给他安装人类的躯壳,他才冒险去警察档案室偷文件,目的就是希望被我发现,他愿意牺牲自己也要把这些证据交给我们,他知道不管案件破得了还是破不了,以后的他只能贡献出自己的晶体躺在有关部门的保密室中。”

龙晓芸痛苦地喊着莱克的名字。

龙爷接着说:“莱克非常遗憾成为人类的样子和你们只做了一天的朋友,他还说一定要善待你。”

龙晓芸:“莱克--”

接着她擦掉脸上的泪花问:“你怎么知道龙五是穿越者?”

龙爷说:“刚才我和他在一起,他能够很轻易地抓住飞舞的蚊子,他还告诉我说,在他的眼睛里,蚊子是静止的。”

龙晓芸问:“那说明什么呢?”

龙爷问:“你得先告诉我是不是?还有是什么时候穿越过来的?”

龙晓芸下定了决心回答:“三百年前。”

龙爷想了想说:“和古樟同时代?”

接着龙爷说:“假如他是从三百年前穿越过来的,穿越过程犹如炼狱般的短短时间就那么过去了三百年,那在他的眼睛里,飞驰的火箭都可以说是静止的。”

龙晓芸想了想,似乎感觉黑衣人说反了,假如你这样的定义,应该说三百年中的每一年对龙太来说应该是飞驰而过的。

龙晓芸:“我觉得你是在骗人,你好像说反了。”

龙爷笑了笑说:“快的反面是什么?”

龙晓芸:“那当然是慢喽,这个谁都知道。”

龙爷道:“假如龙五用三小时穿越了三百年,那一小时就是一百年,一秒就是10天,是不是?”

龙晓芸点了点头。

龙爷接着说:“在那穿越过程中,10天的经历在龙五眼睛里只有一秒,那假如一列火车从车头到车尾过去需要一天的时间,对龙五来说就是0.1秒,假如他戳中火车上的一点,他只用八十六万分之一秒的时间,那你觉得他的速度有多快。”

龙晓芸摇摇头说:“我搞不懂,那些只是你理论上的数据。”

龙爷道:“换一句话说,理论上龙五这样的速度可以一秒点击八十六万个点。”

龙晓芸道:“那是不可能的。”

龙爷点点头道:“你能够说出不可能就对了。”

龙晓芸觉得自己被黑衣人绕进去一个陷阱一样,自己觉得不可能他却说对了。

龙爷不紧不慢地说:“因为我们是人类,我们是站在人类的角度考虑的,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龙晓芸道:“你这哪儿跟哪儿啊,牛头不对马嘴。”

龙爷高兴地说:“那犹如一道闪电,只有闪电才可以在一秒的时间击中那么多点,或者是光,哈哈哈--”

龙爷走出龙晓芸关押的房间,迈着兴奋得漂浮的脚步,边跳边唱:

你是电

你是光

你是唯一的神话

我只爱你

youaremysuperstar

你主宰

我崇拜

........

那完全是得意忘形的最佳体现。

不过歌词和节奏挺好的,龙晓芸也不禁哼了起来。

可脑子都在想,这个黑衣人有似乎相识的感觉。

龙晓芸正在思考着,手学着刚才黑衣人捋胡子的动作,没有想到那个歌声由远而近又飘过来了。

黑衣人来到龙晓芸的房子外面说:“刚才我把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忘记了,龙五怎么不用丹药辅佐修炼呢,回去好好帮助他,我走了。”

你是电

你是光

.......

北京肛肠医院治病效果好吗
武汉肛肠医院怎么预约
安庆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贵阳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深圳整套妇科检查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