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面對疑案高院應敢于改判

发布时间:2019-10-12 17:21:05

  因涉嫌强奸杀人, 6岁的杨波涛已在看守所度过了十个春节十年来,他先后 次被商丘市中院判处死缓、死缓、无期,但又都因 事实不清 被河南省高院发回重审被告人和受害者的家屬在漫長的等待中都飽受煎熬,他們說: 只想盡快要一個結果

  因发回重审带来的诉讼迟延,在类似的疑案中屡见不鲜,学界对此多有诟病既然二审法院对 疑难 可以改判,也可以发回,为何在司法实践中高院极少采用改判,而多发回重审呢这种选择的依据当然不是来自文本上的法,而是现实中的潜规则 疑案 多有上访等伴生物,相对来说比较棘手,这让上诉审法院有了能推就推的利益考量加之一审法院通常来说对案情更为熟悉,也更有条件查明真相,发回重审还能缓和与地方党政机关及下级司法机关的关系,使案件的处理有缓冲这些综合因素使得发回重审在疑案的二审中成为常态

  这正应了那句俗语, 谁捅的娄子,谁堵上 但这样的潜规则却并不合乎司法的价值依归司法乃定分止争的制度设计,发回重审成为常态直接造成了司法的过分迟延杨波涛案的三次发回重审就是典型,更有匪夷所思的个案,历经六次发回十余次审判,仍难终结

  面对疑案,二审法院完全可以通过法庭审理去主动查明事实如果审理之后,案件仍然处于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疑案状态,在法律上也不存在裁判障碍 疑罪从无 正是处理这类案件的直接依据

  某些二审法院不愿遵奉 疑罪从无 对疑案予以依法改判,而习惯性采取发回重审这恰恰说明,作为上诉审法院的监督职能在实践中被虚置了这种将矛盾下放的做法,只会加速司法效率和司法公信的流失

  鉴于此,2012年刑诉法修订对此司法沉疴进行了制度校正现行法明确了对因事实不清或证据不足而发回重审的案件,在原审法院重审宣判后,又进入二审程序的,二审法院 应当依法作出判决或者裁定,不得再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这一修订,杜绝了 重审 再 重审 的可能性,也有助于在制度上督促二审法院更为积极、主动且慎重地履行审级监督的职能

  立法之弊消除了,接下来就要看二审法院在司法实践中能否积极践行去年以来,司法领域内平反冤假错案备受瞩目,一些多年悬案在舆论的关注下也得到了纠正但这并不表示,这一工作就可以告一段落了 疑罪从无 等司法原则从来就不专属于某次运动,而理当成为日常司法遵循的圭臬让公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当然也包括让杨波涛案体现出司法的公平与正义(王琳 海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血管堵塞有斑块通心络能治疗吗
糖尿病患者补钙的重要性
通心络对心肌梗死的患者恢复有作用吗
治疗拉肚子的好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