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赖声川看宝岛一村是一个治疗的过程

发布时间:2019-07-09 16:22:17

赖声川:看《宝岛一村》是一个治疗的过程

如果说台湾诗人余光中的"乡愁"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情绪,那么台湾戏剧之父赖声川的新戏《宝岛一村》用三个"眷村"家庭的故事真实呈现出了60年前从大陆撤退台湾的60万军人及军眷漂泊、隔离、绝别以及可望而不可归的离愁别绪。

《宝岛一村》剧照

"宝岛一村"的原型"眷村",作为台湾特有的一种居住区域、生活形态与族群文化,书写了大陆人在台湾的生活史。2010年初,"眷村"带着一甲子的故事飘洋过海第一次"回家",导演赖声川说,《宝岛一村》是写给台湾人的一部戏,也是写给大陆观众的一部戏,"我相信大陆的观众会有特别的感触,因为他们从来都不知道1949年离开的那群人是怎样生活发展的。它是一段人民的历史,一段不为人知的历史,一段思乡史。"

假如没有《宝岛一村》的大陆巡演、假如没有赖声川和"眷村代言人"台湾着名节目制作人王伟忠不遗余力地推动,对于大陆的观众来说,"眷村"可能永远只是一个无法抽象的名词,赖声川说,"眷村"的第一代人从想回家,不能回家,到确定回不了家,这样如何去定位的历史是很动人的,而他们的第二代和第三代又会是不同的,这是《宝岛一村》最重要的表达部分。"我觉得这个戏对拉近两岸的距离是相当重要的,这六十年,我们的经验很不一样,中间的那块非常缺乏彼此的理解,我觉得大陆尤其要理解台湾。"

赖声川一直在强调的是,他并没有要通过戏剧把某种思想灌输给观众,"我没有这个包袱,也没有这个任务和这个义务。其实是故事的分享,生命的分享。我觉得大部分看完这出戏的观众都感动于整个戏本身,那他不会说这个戏的意义是什么。"

"我们都是同一个地球同一个时代的人,我们的关怀、我们的愿望、我们的需求都是一体的,所以我觉得我有这个能力来写点东西的话,或许我能够替我的观众来做一个媒体,来从我的笔,从我的舞台上来所出现我们所关怀的事,透过我所关怀的事,来呈现你们所关怀的事。这是一种我跟观众之间比较深刻的关系的说明。"

朱天文、张大春等台湾很多热门作家都喜欢把眷村当成一个创作背景,然而"沉重"是他们无法逃避的主题。在赖声川的眼中,他并不认同《宝岛一村》是用悲情打动观众,"我觉得我的戏有悲有喜,或者更适合我的某种人生观,其实两种东西是难以分辨的。宝岛一村中一些有趣的情节,你在笑的同时感到很悲哀,而且越笑越悲哀,你的笑来自这些人物在大环境下的挣扎,你在替他赞叹,替他鼓掌,但是你要哭是因为这个旅程是那么苦的。不管是思乡,离家,这是人的共同能理解的一些苦,这是一个基调。"

在《宝岛一村》中,我们的确能看到赖声川标志性的"笑中带泪"的手法,用很轻松的方式表现严肃的历史及严肃的话题,让观众可以从头到尾都在笑,不过在笑的过程中来深深体会当时的历史、当时的背景。"重要的是我在苦中能不能找到一种乐趣,一种尊严。人活着的一种尊严,如果我找到的话就尽量把它写出来。"

将笔锋落在战火离乱的年代,于嬉笑怒骂悲欢离合间展现人的被动与无助,《宝岛一村》更像一部纪录片式的编年体生命大戏,没有避忌政治风云与历史往事,透过真实的人物与事件折射小人物于大时代下一次次小心翼翼费尽思量的人间求存,鲜活幽默却震慑心灵。

赖声川说,看《宝岛一村》是一个治疗的过程,它无关"本省外省",无关大陆台湾,而是一个民族的,甚至是人类的故事,你看到的感动也就在这里。

百度小程序开发者联盟
有赞上怎么开微商城
多店铺管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