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刻之痕 第三百零六章:吞噬者乌鲁索斯

发布时间:2020-01-16 18:17:25

刻之痕 第三百零六章:吞噬者乌鲁索斯

“想从这混进王宫,不仅需要瞒过门口的守卫,为了确保的王宫的安全,每个五分钟就会有一队巡逻队经过,一旦被他们发现,我们就死定了。”布莱登-阿祖克国王拽住跃跃欲试的吟游诗人,说道。

虽然他并不喜欢这个外来者,但他也不想看着他白白送死——尤其是在他们只有三个人的情况下,每少一个人,他的安全感就会降低几分。

“可是那些卫兵不会平白无故地离开,不是吗?”吟游诗人扫了一眼笔直站在城门之巅的守卫,在他记忆里,帝都的守卫们也是这样的,如非有意外发生,这些人绝对不会擅离自己的岗位一步。

所以他需要制造一些意外。

比如他现在跑出去大吼一声,这些守卫绝对会立刻冲下城楼来追捕他,届时埃里克和布莱登国王便能趁乱偷偷溜进王城。

至于之后的事,他还暂时没有想好。

因力竭而被守卫逼入绝路,又或者在某个转角处彻底甩开了守卫逃之夭夭,总之人生就像是一场游戏,越是充满不确定性,就越精彩。他当时就是厌倦了帝都平凡而枯燥的旅途,才毅然踏上了寻找失落文明的旅途。

“所以,这就是你的计划?”埃里克的表情渐渐变了。

“嗯哼。”吟游诗人点了点头。

不对劲。

他之前以为这个吟游诗人只是憨厚而胆大的普通人,但现在看来他的憨厚似乎有些过了头,他就像是不知恐惧为何物,即使明知道前方只有死亡,也会义无反顾地迎上去,一如他数年前独自一人跨越鳄鱼带执意探索提奥法兰文明一般。

危险重重的鳄鱼带对一位手无寸铁的吟游诗人来说几乎是不可逾越的地带。

这么一想,埃里克又意识到了一个更为深远的问题——一个普通的吟游诗人究竟是如何得知到有关提奥法兰的事呢?

据他所知,混沌教为了寻找地下王国也花费了不少精力,一直以来辛朵拉瞒着他将整个地下研究机构当作两者之间连接的枢纽。

“我突然有些好奇。”埃里克直视吟游诗人的双眼:“有什么事是能让你感到恐惧的么?”

恐惧?

吟游诗人顿时陷入了沉思。

他记得小时候隔壁区那些扬言要揍他的大孩子倒是挺可怕的,他过去为此足足躲在家里好几天不敢出门。不过现在仔细想来却又没那么可怕了,他尝试让自己设想了一些恐怖的事件——比如戈本要将他的头颅悬挂在城墙之上,又比如这些卫兵用剑捅穿他的身子,然而任何的一切都没能让他再升起毛骨悚然的感觉,相反,他能够感觉到的只有刺激。

所以,吟游诗人摇了摇头。

他想,在经历了地牢的数年的生活后,他已经无所畏惧了。

“为什么这么问?”

“没什么,我只是有些敬佩你的勇气。”埃里克说道。

“我敢说任何人在地牢被关了这么多年都会变得和我一样勇敢。”吟游诗人颇为自豪。

不对。

埃里克在心中默念。

吟游诗人的无畏和他的经历并无关联,其实在他下定决心前往提奥法兰之前,就已经变得“无所畏惧”了。让一个人变得勇敢的方式通常有两种,一种是给予他勇气和决心,另一种,则是消除他的恐惧。

一个普通人之所以能在一夜之间变得如此无畏的原因,是他『恐惧』这一情感被吞噬了。

如果他的推论成立,那么这位吟游诗人也是当初接受“感召”的其中之一。只不过由于过于遥远的距离,魔物的力量无法像对待那些被流放者那般传递给他,但它依旧从吟游诗人身上剥夺了一些东西。

恐惧的本能。

埃里克之前在机构底层找到材料的描述太过空泛了一些,他们说提奥法兰的先祖遭遇的是一只如同山岚般的触手怪物,但这实在算不上“特点”,始祖级魔物中,有一只名为『浮岳』的魔物也拥有相似的外形,不仅如此,存活于深海的许多庞大魔物也都拥有相似的体格。

地震与石化的能力从一定程度上误导了他的判断,以至于他的短期内无法知道这只魔物究竟是什么。

但从吟游诗人身上的发现,才让他有了醍醐灌顶般的顿悟。

地震和石化都并非这只魔物原本的力量,事实上这两种能力在魔物界并不算罕见,能够将魔物石化中的魔物并不在少数,但是能够吞噬其他魔物并将其力量为己所用的魔物在魔物图谱中也只有三个。

一只据说存活于海洋之下,一只藏匿于万米高空,还有一只,便潜伏于地表之下。

埃里克顿时想到了答案。

提奥法兰的先祖拼命封印的魔物名为吞噬者乌鲁索斯,甚至没有人敢确定它是否真的存在,它的存在源于一个极为古老的传说,那还是在炼金术盛行的时代,在那个时代阿卡兰度还没有覆灭,贺露提雅与拜伦帝国并不存在,教会也没有一分为二,迁徙到两片不同的大陆。

这些年埃里克耗费了不少人力、财力才从各地寻找来这些上古时期的传说,不过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居心叵测之徒为了赚取穆萨财团高额的赏金而捏造的。

“怎么了?我看你的脸色似乎有些不太好。”吟游诗人问道。

“没什么,我只是突然想到一些事罢了……你之前不是说想帮我们解除困境么?我觉得你的计划不错,并且我相信你能拜托那些守卫的追捕。”埃里克用眼神制止了打算阻挠的布莱登国王。

如果这个吟游诗人被“吞噬”过一次,那么当他靠近乌鲁索斯后便会再度遭到控制,而这一次,乌鲁索斯的力量将从全方面影响他。

“真的?你也这么认为?”

没有觉察到异常的吟游诗人依旧笑容满面,难得有人这么力挺他:“不是我吹牛,我之前在酒馆干活时,人们都叫我『飞毛腿』,因为一旦遇上事,我跑的比谁都快,不可能有人抓住我!”

“『飞毛腿』么……我记住了,那这一次,希望你能成功。”

“包在我身上!”

吟游诗人迈开一步窜出了他们藏匿的地方,他将手里的石头狠狠朝城楼上投掷而去,嘴里还大喊着:“快来抓我啊,你们这些白痴!”

深圳市罗湖区中医院怎么样
上海市浦东新区南华医院怎么样
呼和浩特治癫痫病医院哪最好
廊坊如何治疗牛皮癣
西宁最好的癫痫病治疗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