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超凡异能 第三百二十五章【释放】

发布时间:2020-01-16 20:36:06

超凡异能 第三百二十五章【释放】

血液采集室里,不时的传出痛苦的吼叫,以及某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撕裂声。

高尔博士气喘吁吁的跪在地上,浑身撕裂出的伤口正在缓缓愈合,他低头看着地面,盯着血泊里自己的倒影,虚弱而又得偿所愿的仰头大笑!

通过注射血液,让体内衍生出新的异能,这种方式依然会让他承受极大的痛苦,但如今他根本不在乎,跟不停的得到力量比起来,这点疼痛对他来说不算什么,甚至乐此不疲!能用痛苦换来力量的话,他是非常愿意的!

其实他完全可以先把林瑄抓回来,强行完成不完整的换血过程,这样他身体的改变就能达到完美,身体不会再对新异能产生排斥,但此刻的他一刻都不想等,毫无保留的释放了自己的野心和渴望,哪怕会承受巨大的痛苦,他也要先尝尝多种异能共存一体的美妙!

狂笑过后,高尔博士跪在地上喘息了一会,他恢复的非常快,几分钟后就站直身子,再次将目光转移到那些玻璃器皿上。

他扫视着周围铁柜里的玻璃瓶,脸上的表情似乎是迟疑了一下,微微活动了一下身体,好像在试探自己身体的状态,终于还是没有抵住诱惑,上前拿起了一个透视眼的血液,用注射器抽取后,缓缓注入自己的身体

随着血液的注入,他的脸上立刻换上了一副痛苦难耐的表情,黑色骨甲裂开一道道细纹,就像摔在地上看上去快要破裂的陶瓷碗,一股一股的鲜血从裂痕里涌出来,骨甲之下的皮肤裂开一道道细长的伤口,迅速将他染成一个血人!

仅仅是半天时间,他就这样忍痛融合了十几种异能!他感觉自己已经上瘾了!

呼!呼呼!

几分钟后,可怕的副作用缓缓消散,他缓缓吐出一口气,慢慢从地上站起身。

他恢复的非常快,跪在地上的时候脸色还有些发白,而在他站起身之后,过程不过短短两三秒钟的时间,他的脸色就完全恢复如初!想来也十分正常,他如今已经是从未有过任何记载的x级,如果说这世界上真的有神的话,他绝对是最接近的一个,这种恢复的速度才配得上他神的身份!

他轻轻抹掉嘴角残留的血丝,仰起头来,黑暗的没有一丝眼白的双瞳盯着天花板,在他的视界中,天花板慢慢变得透明,可以看到墙体里的钢筋和结构,所有的建筑物在他眼里都变成了透明的三维立体,什么东西也无法阻碍他的视线!

透过厚厚的天花板,穿过岩石和泥土,他看到了尘埃总部的整个空间,依然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怪物,有些在天空中不停的飞来飞去,还有很多趴在空间边缘的墙壁上,它们似乎都知道这里是一个封闭的地下,都在试图寻找出去的通道。高尔博士随意注视着一个怪物,然后就像x射线一样,可以清晰的看到怪物的骨骼,体内流动的血液,以及跳动的心脏!

高尔博士嘴角微微上扬,满意的收回目光,侧头再次看向铁柜上的玻璃瓶,最后停留在控制沙石上面。

诞生新异能的滋味太美妙了,我都快控制不住自己了吸收完这最后一个,就出去找那几个蝼蚁松松筋骨。

他扭动着脖子走过去,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看着包裹自己全身的黑色骨甲,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金属针头根本刺不穿这身骨甲,想要把其他异能者的血液注射进自己的身体,就要自己打碎骨甲,露出里面的皮肤,然后快速把血液注射进去,动作一定不可以太慢,因为骨甲被打碎后,他皮肤上的毛孔很快就会再次渗出黑色液体,凝成固体,变成新的硬壳。

现在唯一让高尔博士感觉疑惑和麻烦的,就是这身骨甲,这身保护着他的黑色骨甲非常坚硬,坚硬的程度让人难以想象,完全可以承受一个s级的全力攻击!而且不会有任何损坏!能打破它的恐怕只有他自己!

可虽然这身骨甲是保护着他,但对高尔博士来说,这个骨甲的存在实在没有任何必要,以他现在的实力,就算他站着一动不动的承受一个s级的攻击,估计也不会受到任何伤害,就像让一个成年的壮汉承受幼儿园小孩的拳头,捶背都嫌力气小!在这个没有任何人配得上成为自己对手的世界里,这身骨甲的保护实在太过鸡肋。

而最让他感觉不爽的是,这身保护着他的骨甲他没法控制!!

这身骨甲不像猫的爪子可以随意收缩,不像人的五指可以灵活运用,只是生硬的紧贴在他的皮肤上,一个脱不掉的躯壳!

包裹在身上的骨甲还好,麻烦的是背后的一对骨翅,当真是有很多的不方便!

高尔博士不喜欢这身骨甲,更不喜欢骨甲让自己看上去像一个真正的恶魔,不过暂时他把这个问题抛到了脑后,他相信只要进化到一定的程度,就一定有办法可以控制,现在没法控制,或许只是因为自己刚进化完成,还不稳定的缘故。

他伸出食指,用锋利如刀片的指甲在小臂上轻轻划了两下,仿佛切豆腐一样割开一块骨甲,目光轻轻一撇,注射器自动飞了过来,迅速扎向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里面的血液缓缓推进

注射完成,他就双拳紧握的站在那里,准备承受即将来临的痛苦,而这次他等了好一会,却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怎么会没反应呢?不应该啊

高尔博士满脸不解的张开手,迷惑的打量着自己的身体,这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他完全不知道是为什么,异能量在身体里摸索的循环着,试图找出原因。

难道之前新诞生的几种异能,让自己的身体发生了改变,已经不再有排斥反应了?不对!如果仅仅是身体不再产生排斥,可为什么新异能还没有诞生?!难道我的身体已经不能诞生新异能了?!又或者我刚刚注射的血液,只是一个没有超能力的普通血液?当初不小心弄错了??

高尔博士眉头皱了起来,思索半天,但每一个可能性都不太可能,心里忽然感到一阵隐隐的不安

就在这时,毫无任何征兆的,他猛然感到一阵强烈的剧痛!而这股剧痛不是他身体上的疼痛,而是针对他的大脑,一股一股撕心裂肺般的疼痛涌向他的大脑,如海浪般一波又一波,仿佛无数根尖锐的针不停的刺进他的脑袋里!

啊!!!!!

高尔博士忍不住哀嚎出来,死死的抱着自己的脑袋,疯狂的在地上滚来滚去!

这股涌向他大脑的疼痛,是有史以来他承受过的最可怕的痛苦,就像脑袋里有无数颗炸弹,有一只看不见的力量在不停的引爆,他感觉自己随时都可能死掉!

紧接着,他的胸口一阵发闷,就像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他的喉咙,呼吸变得极为困难,张开大口用力的呼吸着,就像一个哮喘病发作的患者,每吸一口气都会耗费很大的力气!

高尔博士浑身剧烈的乱颤,扯着沙哑的嗓子尖叫:不,不对!!不应该会这样!不应该出现这种反应的!啊!!!

惨绝人寰的惨叫声传了出去,朱雀闻声赶来,顿时大吃一惊:博士?!你怎么了博士?!

她本想上前搀扶,不过刚刚踏出一步,就赶紧把脚缩了回去,看着在地上挣扎打滚的高尔博士,头皮一阵发麻!

以高尔博士的忍耐力都承受不住,可以想象他承受的是何等的痛苦,这种程度的痛苦之下肯定会失去理智,只要是个人就会完全回归野兽的本能,什么形象风度都会抛掉,自己要是这时候上前搀扶,未必会得到什么下场!

谁知道高尔博士会不会对自己发狂?!

高尔博士刚刚进化成功时,一把掐断忧天脖子的画面她还记得很清楚!这种时候她可不敢靠近!

她还在犹豫的时候,躺在地上的高尔博士突然停止了挣扎,只是趴在地上一抖一抖的,然后用双臂支撑着地面,试图要站起来,但他好像失去了保持平衡的能力,踉跄了几次才成功站稳,垂着头背对着朱雀,整个房间里都充斥着他呼哧呼哧的沉重喘息声。

高尔博士勉强抬起头来,面无表情的转过身,当朱雀看到他的双眼时,顿时呆住了!

他的双眼已经不是没有一丝眼白的黑暗,而是完全转变成了血红色!仿佛下一秒就会滴出血来!

他身上的黑色骨甲开始发生变化,后背的黑色骨翅缓缓收缩,直到完全缩回体内,背后只有锋利的棘刺。他的面貌发生了一些变化,脸颊拉长,双颚变宽,棱角更加分明,看上去多了几分凶狠。胸膛脖子以及腹部显现出火红色的纹络,纹络在他身后游走,迅速蔓延到脸庞和后背上,给他单调的黑色增添了几分血腥的色彩。

他只是站在那里,什么都没有做,朱雀就感到一股巨大的压迫感扑面而来,以高尔博士为中心,正散发着一股恐怖的气息,这种感觉几乎让她窒息,拿出所有的定力才没有落荒而逃。

一股阴冷笼罩住了自己,朱雀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小心翼翼的看着他:博博士?你

她还没说完,下个瞬间,高尔博士就瞬间站在了她面前,一张脸离她只有不到二十厘米,朱雀都不知道他是什么过来的。

高尔博士盯着她的眼睛,浑身弥漫着让人灵魂都会发颤的煞气,眼眸深处充满了暴虐和茫然:你你,你是谁

他嗓音沙哑,古怪而又艰涩,仿佛一个牙牙学语的婴儿,似乎没办法准确的发音。

朱雀骇然的瞪大了眼睛。

高尔博士竟然不知道自己是谁了?!看这个样子,他是真的疯了!!

朱雀咽了口唾沫:博士,您开什么玩笑,您您不认识我了??

认识你我应该认识你?我我我是谁?!

高尔博士茫然的喃喃着,竟然是连自己都不记得了!他脸上的五官突然狰狞起来,眉宇间涌上一股凶狠的戾气,陡然仰天暴吼一声!!

吼声惊天动地,脚下整个大地都在震荡,血液采集室里所有的玻璃器皿瞬间破碎,鲜血溅洒的到处都是!朱雀毫无防备,直接被他嘴里涌出的声波震的倒飞了出去,嘭的一声后背重重的撞在墙壁上,一口鲜血就哇的吐了出来。

高尔博士这道吼声还没有动用异能量,只是单纯的一个大喊,若是动用了异能,恐怕朱雀就已经死了!

他停止了吼叫,仰头凶狠的盯着天花板,双膝猛然一跃,瞬间冲破厚厚的天花板,笔直的向上飞去!

外面的天空中到处都是怪物,只听一声巨响,高尔博士强行冲破天花板,直接以这种野蛮的方式来到外面,立刻吸引了所有怪物的注意,看到他后仿佛感应到了什么,瞬间全都安静了下来。

高尔博士双手握拳,野兽般的咆哮了一声,他的声音里已经听不出有丝毫人的味道!!

他已经没有了理智,但冥冥中似乎还记得什么,瞬间来到地下空间的南侧,双眼看着某处射出一道红色的激光,只听一道剧烈的炸响,直接炸出一个近百米宽的巨大圆坑!

圆坑中出现了一个通往外面的通道!

高尔博士吼叫一声,化作残影冲了进去,所有的怪物兴奋的炸开了锅,全都怪叫着冲向通道!

博士!不可以啊!!

朱雀捂着胸口,嘴角挂血,踉踉跄跄的从里面追出来,见此情景急忙大喊:不可以放它们出去!!

但很可惜,她的声音淹没在怪物的吼叫声中,谁也没有听到。

原本困在尘埃总部里的怪物,就这样全部被释放了出去!

长沙市第四医院怎么样
广东药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怎么样
广西哪的医院治癫痫病最好
洛阳治妇科医院
雅安哪家白癜风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