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暗影猎手 章一百五十九:往事(二)

发布时间:2020-01-14 18:57:24

暗影猎手 章一百五十九:往事(二)

纯洁如雪的墙壁上描着栩栩如生的壁画.一位长着翅膀的白发老者.双手托举着一只受伤的小鸟.眼神中充满慈爱.

壁画上方写着五个字:公平的天使

圣洁的圆形大厅顶部.装饰着琳琅满目的吊饰.一串串珍珠垂落下來.

大厅前方.三位带着喙鸟礼帽.身着白色丝绸的裁决人正襟而坐.手中握着一个精美的黑色小锤.

青石琉璃制成整齐的王椅.达官权贵齐聚一堂.目光落在角落的一位少女身上.

少女被关在一个上面沒有封顶的笼子里.冷漠的铁柱锁住了她的自由.

严格來说.她不是一位少女.而是一位森精.森精..属于精灵的一种.

星源大陆.源怪、人类、精灵并列为当世的三大高等生命.

精灵的数量大约只有人类的百分之一.但是他们都有自己独特的手艺和本领.猪精是远近闻名烹饪大师.鼠精是出谋划策的军事大家.蛇精是著名的**大师……而森精被誉为世界上最美丽的种族.

辛武也不例外.目光同样落在少女的身上.那是他最挚爱的妹妹..辛梓月.

她依旧是那样的空灵毓秀.纯美的如同谷里的细雪.山林中的溪流.恰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

无论站在哪里.始终如最独特.最美丽的彩虹.令人目眩神迷.无法移开视线.

少女秀鼻纤巧如玉瓷.细薄酥唇如皎月.尖尖细耳如同最优雅的波斯猫耳.绿色的长发如瀑布垂直腰际.微微隆起的小胸脯如起伏的山岚.透过光洁玉白的小手甚至能看到内部绿色的筋脉.

如果说有一种美丽是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无死角的美丽.那么这种美丽叫辛梓月.

春天时分.她是花海中的牡丹;夏末之际.她是微风中的莲荷;秋霜之晨.她是金田里的秋菊;冬寒之夜.她是白雪里的红梅……但是辛武知道.妹妹最漂亮的是那双会说话的眼睛.

和自己在一起时.她的明眸恰如夜空中最闪亮的星.时刻散发着不属于这片空间的光芒.

而此刻那种光芒被朦胧的泪水.浑浊的灰尘所封印.一去不返.

辛武感到一阵心痛.恨意无休无止地涌出.顾内和顾外夺走了妹妹的那份童真和开心.而如今他们还想夺走妹妹的人生.

她不过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孩啊.

梓月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她转过头.目光与辛武四目相对.

善解人意的少女绽放出一个难看的微笑.指着自己绿色的裙子.上面有熠熠闪闪、若隐若现的光芒轻轻绽放.

他人或许看不到这光芒.但辛武却真切知道:

光虽然轻微.却真实存在.

梓月身上有着特有的清香.这种香气能吸引蝴蝶和晶萤虫.晶莹虫肉眼难辨.依附在裙子上.便发出了这独特的光芒.

梓月曾经捏着自己的鼻子.开着玩笑说:“哥.我在你身边.光就一直在你身边.所以不要放弃哦.”

辛武点了点头.同样给妹妹绽放出一个笑容.朝着自己的光芒走去.

梓月有一种让人心安平静的力量.

辛武刚刚坐下.一名衣着华美.手拄金色拐杖.带着银丝边框眼镜的中年男子便來到了辛武旁边.

“顾内.你这畜生给我以车轮运动的方式离开.”辛武厌恶地望了后者一眼.冷漠开口.

“小恩人.别这么不近人情嘛.”顾内并不恼怒.凑近辛武耳边.反而是得意地开口:“你若是识趣.待会儿就老老实实.闭口不言.

实不相瞒.这里的人都被我用万能的金钱买通了.

你沒有任何胜算.之所以叫你來这里.

我是想赢的一个名分.光明正大娶你妹妹的名分.

毕竟我是有头有脸的人.落个强取女子的名声不好.

你若老实.我会将你当弟弟看待.你这一辈子荣华富贵.也是享用不尽.

这算是我对你救命之恩的一点报答可好.”

“这报答我受之不起.还是他日有机会我來报答你吧.”辛武平静开口.

“你真不听劝.难道是石头.”顾内哈哈大笑.

“你真听不懂.难道是聋子.”辛武一脸惊讶.

顾内站起來:“众叛亲离的时候.别怪我沒提醒你.”转身走开.嘴角露出怪异的笑容.

辛武咬牙切齿.冷哼一声.

……

繁琐程序如同厚厚的书籍.翻了一页又有一页.达官权贵的介绍.案情案件的大致过程.裁决此案的掌权人.原告被告的基本情况等等.数小时后.案件的审理才逐渐开始.

“肃静”

坐在高台上的裁决人“穆朗”用小锤轻拍玉石桌面.发出了好听的琴弦之音.不绝于耳.

声音如渐渐沉落的夕阳.缓缓消失不见.大厅内鸦雀无声.

“请被告人陈述信息.”穆朗字正腔圆.语气不偏不袒.煞有介事地站了起來.

“顾内.年龄三十四.潮龙镇第一富商.”

穆朗点了点头:“受理人是谁.”

一名方脸死鱼眼的男子站起來.对着穆朗恭敬地点了点头.

“请具体陈述事件的经过.”

死鱼眼男子绕着辛武和梓月转圈.平缓开口:“我当事人顾内和顾外是亲兄弟.前往燎雪冰原采药.却不幸遇见沦为强盗的辛武、辛梓月兄妹.

二人想夺取我当事人的钱财.更可恶的梓月施展恶毒巫术.残害了顾外.”

死鱼眼双手抱拳.对着上空.表情痛心疾首:“天理轮回.恶有恶报.

今日请裁决之光为我当事人主持公道.以慰顾外的在天之灵.”

穆朗点点头.示意男子坐下.

“请受理人陈述原告基本信息”穆朗望着辛武.

辛武站起來.看到这严肃的场合.内心依旧抱着一丝希望.他平静开口:“我自己是自己的受理人.名为辛武.今年十四岁.”

“为何不请受理人.”穆朗好奇询问.

“这笨蛋.受理人都沒有.这场裁决肯定输了.”

“狗屎一样的家伙.竟然有个天生丽质的妹妹.真是不公平.”

“这小子凶多吉少啊.不过敢來到这里.倒也有几分勇气.”

“哼……有勇无谋更是愚蠢.”

“哎.顾内好福气啊.兄弟死了.沒人和他抢家产.如果能娶到这美娇娘.真是羡慕死人.”大厅内的人议论纷纷.甚至有人望着莘月不断吞咽口水.

“安静.”穆朗一锤定音.

辛武扫视一眼大厅周围.冷笑道:“因为我不相信天龙人.”

“可你并未成人.说话沒有可信度.”穆朗嘴角浮起一丝难以察觉的微笑.事情似乎比想象的还要容易.

“使人成熟的是经历.而不是岁月.”辛武针锋相对地盯着格朗.气定神闲地反讥:“星源存在许多年纪比我还小.却比你们要强上许多的小孩.他们也沒有说话权利吗.

他们也得不到你们的认同.

还是说.被一个小孩超越.你们无法接受.”

“小鬼.你敢对穆朗大人不敬..”

“妈的.不过是一个沒有源力的普通小鬼.竟然敢口出狂言.”

门口的守卫手握长戟.对准辛武的心脏.

穆朗摆了摆手.大厅内再次安静下來.

他苍老的脸庞温柔地笑了笑.但在辛武的眼里.他干枯的皮肤如同一张揉皱的橘子皮.更添几分恐怖.

“凡事有例外.但裁决之光有裁决之光的规矩.在这里..沒有例外.

你并未成年.所以沒有发言权.”

“你的意思是我无论说什么你都不在乎.都当做沒听见对不对.”

“正是此意.”穆朗点点头.

“无论我陈述什么你都不会相信.”

“你沒有发言权.”穆朗语气坚定.

“说话算话.”

“你怀疑裁决之光的诚实与公正.”穆朗心有不悦.话语中也多了几分冰冷.

“大陆上那么多兵器你不学.偏学剑;上剑不学学下剑;下剑招式那么多.你学醉剑;剑铁剑你不学.去学银剑.

终于.你练成了武林绝学:醉银剑!

最后达到人剑合一的境界---剑人”辛武冷冷开口.

众人反应过來时.都是哄堂大笑.但随后却又噤若寒蝉.穆朗的威严不容冒犯.

“小畜生.你竟然敢对穆朗大人不敬.”

“我现在将你就地正法.”大厅的守卫风风火火地赶來.顶着辛武的心脏.

“混小子.你活的不耐烦了.”穆朗吹胡子瞪眼.须发倒竖.

“混小子骂谁.”

“混小子骂你.”

“确实是混小子骂我.”辛武不屑冷笑.反击道:“既然我说的话沒有任何可信度.你当做沒听见就好了.为何如此在乎.

既然在乎.为何却又不听我言语.”

穆朗顿时哑口无言.老脸通红.

半晌.沉下脸道:“放肆.这里不是你随便撒野的地方.

你这山野蛮夷.能來这里已经是莫大的荣幸.

若不是顾内兄弟给你公平的机会.你这辈子都无法踏入这圣洁的地方.

在这里.我说的话就是真理.”穆朗一拍锤子.桌上碎屑飞溅.在辛武眼前飘飞.

辛武伸出手.抓住玉石飞屑.

然而美丽、破碎的飞屑如同此刻碎裂的希望.悄然从指缝间留走.

那是无法握住的希望.

辛武像疯子一样哈哈大笑.笑声逐渐从最初的嘲讽慢慢变得无奈心酸.随后变得细微.悄无声息.终至轻微的啜泣.

他聪颖灵慧.性格坚忍.虽然身处山林.却也饱读书籍.身上沒有丝毫痞气.甚至骂人都沒有用脏话.

现在的他甚至为刚才自己对格朗的谩骂感到后悔.

谩骂起不到任何作用.是无济于事的举动.而这举动恰恰显示了他此刻的懦弱和无助.

谩骂已经证明他被逼到了边缘.无路可退.他觉得此刻自己像一个赤条的人.任凭众人嘲讽的目光扫视.

面对整个世界的阻挡.他是宁愿站着笑.也不愿躺着哭的倔强少年.

“算了.他都被我们吓哭了.”顾内哈哈大笑:“我们就破例一回.听听他的辩解可好.”

“既然顾内兄台开口了.我们暂且听听他的言辞吧.”

辛武一怔.望着泪水模糊了脸庞的梓月.做出艰难的决定.

南宁市红十字会医院
上海市普陀区眼病牙病防治所怎么样
辽宁治癫痫病的医院
乌鲁木齐癫痫病是怎么来的
广西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